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 正文

毕业后还没找到工作的少数派:一直在找工作的路上

我要评论来源:平顶山新闻网 2019/11/6 18:36:48 

  看着周围同学陆续找到工作,张晓一点儿也没着急。她决定用一年的时间给自己充电,再迎战明年6月老家江苏省的教师编制考试。

  现在,她选择半天在面包店打工,半天用来复习、看闲书或是做志愿活动。她还打算去新华书店做兼职。在她看来,这个过程既可以学习新事物,又能帮助她思考日后适合什么行业。

  “我应该是最没有出息的青年吧。”她有时会这样自嘲。

  张晓是长春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师范生。毕业前一个月在一家私立学校工作的经历,让她觉得,虽然自己喜欢和孩子在一起,但是缺乏班级管理的经验。所以不想匆忙就业,怕选错行,也怕误人子弟。

  在吉林省,像张晓一样,因为没准备好、不清楚要干什么或是要先读研究生等理由而一直没找到工作的应届毕业生,还有不少。

  不过,从今年2月公布的《2015年吉林省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来看,毕业生求职时间普遍较短。67.61%的毕业生在3个月之内落实就业岗位,20.60%的毕业生在3至6个月就业,5.23%的毕业生在6至9个月就业,5.11%的毕业生在9至12个月就业。

  据统计,仅1.45%的毕业生求职时间在12个月以上。

  参照去年的就业数据,我就是那个还没有找到工作的少数派,张晓如此评价自己。

  报告的数据还显示:2015届吉林省高校毕业生总数为17.7万余人,总体就业率为82.61%,在毕业生中,女生多于男生,男生的就业率比女生要高。

  多沉淀一年 更有底气

  数月前,张晓被吉林省四平市一家以传统文化为特色的私立学校录用。工作实习期底薪3000元,加上绩效奖金能拿到5000元,对于一个普通本科院校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上岗前,张晓给自己“打了鸡血”,准备在教师岗位上大干一场。

  她原本以为,以教授传统文化为特色学校的学生应该“很有素质”,实际情况却是班级里经常“乱作一团”。

  校长从培养年轻教师的角度,把小学部四年级的一个其他教师都不愿带的班级分给了张晓。她成了语文教师加班主任。

  语文课上,张晓还能控制住班级秩序。可一到班级集体活动时,学生们就老是出状况。例如,早上跑操,总有好几个男生从队伍里跑出来;自习期间,几个淘气的男生一鼓动,教室里一片喧哗。为了整顿班级秩序,她没少费心,可就是不太见效。

  终于有一次,班里学生的行为让她彻底崩溃。几个不服管的学生把她气得直抹眼泪,她命令全班同学一起跟着静坐。张晓离开教室,冷静后回来发现,班级里又重新乱作一团。

  “弄得我感觉很挫败。”张晓说。

  除此之外,班级学生大多住宿,每次送学生回到寝室后,张晓又当起了生活老师,教学生洗衣服、看住他们别在走廊里乱跑。原本可以不用做这些,但她担心生活老师照应不过来。

  每天早上4点起床,晚上10点才能回到宿舍。一个月的实习,张晓身心俱疲。对于教学和班级管理,她曾多次向学校其他老师请教,不过并没得到耐心的帮助和解答。又恰好赶上大学毕业论文答辩,两头顾不过来的张晓,向校长提出了辞职。

  “我是个喜欢稳定,没什么大志向的人。”张晓说,这样的工作节奏影响了她的正常生活,也让她思考究竟适不适合当教师。

  家人也不希望她待在这所私立学校,因为校址在大山里,他们担心女儿的安全。

  现居住在长春的张晓一家,准备重回江苏老家。父亲建议她考个有编制的教师岗位,“女孩子稳定点好”。

  一心考研不想工作

  “因为超级不想工作,想再舒服两年”,刚毕业于吉林省内一所“211工程”重点大学广告专业的李欣决定第二次考研。在四川老家考驾照的李欣,准备去北京一边做兼职一边考研。

  去年,李欣没过考研复试分数线。今年,她打算跨专业,考一直感兴趣的心理学。考北京哪所大学还没想好。因为决定二次考研,她也就没找工作。父母希望她利用空余时间考公务员。“我不乐意啊。”李欣说。

  这个姑娘目前的计划是:在北京待上两年,然后再回四川老家找工作。“或许到了北京之后想法还会有变化,先这么打算着。”

  而她的同学,有人签到了高薪体面的私企,也有人只应聘上了小公司。不过,因为广告专业的关系,很多同学都选择了去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发展,“这一行业东北发展得不景气”。

  刚毕业于吉林大学的林媛也准备第二次考研,“再战本校的研究生”。大四时,决定继续读书的她除了学校要求的实习,也没有找过工作。在等待毕业的间隙,她报考了老家西安的公务员,不过没被录用。

  林媛说她的理想是当一名大学教师,“所以肯定要继续读书,家里人都很支持我。”

  还未工作的安明在准备考长春市的公务员。安明毕业于吉林一所民办学院的经济专业。

  家庭条件不错的他并不想接受家里人安排工作。虽然在准备考公务员,但对于自己适合做什么职业,他还不是很清楚。而考公务员,是他寻找答案的一种方式。

  一直在找工作的路上

  相比那些不着急找工作的大四毕业生,张晓的同学刘梦可是“一直在找工作的路上”。

  从今年3月开始,刘梦就频繁地参加招聘会,投出的简历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份,单进入面试就有十多次。

  想当语文教师的刘梦,一直没找到满意的工作,“要么是规模小的教育机构自己看不上,要么是心仪的公立学校看不上我”。

  快毕业时,看到班里同学先后找到工作,刘梦着急了。除了应聘语文教师,她也应聘了企业行政和文秘岗位。后来,刘梦通过了一家企业文秘的面试,但她还是选择了放弃,“想想还是应该当教师,不能盲目”。

  一次,在一所公立学校面试时,评委老师当众说刘梦“教学过程不好”“不会讲课”,让她很受打击。尽管如此,刘梦说,既然喜欢这一行,再难也得坚持住。

  最近,吉林省各市县的教师编制考试先后发布了公告。瞄准公立初中和小学在编教师岗位的刘梦,正在家里复习,“不想放过省内任何一个教师编制考试”。

  刘梦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教师编制一个都考不上,就再去应聘教育机构,先自食其力,以后有机会再考。

  相比刘梦苦求公立学校在编职位而不得,东北师范大学毕业的免费师范生张阔却因为政策原因,与辽宁省一所重点高中擦肩而过。

  按照国家培养免费师范生的相关要求,毕业生须回生源所在地区任教至少10年。去年11月,张阔与大连一所重点高中双选成功。

  在大学时,张阔曾任学校教育协会会长,还拿过学校教师技能大赛的一等奖,原则只招研究生的大连这所学校,愿意为他破例。

  眼看好事将近。可准备签约的时候,张阔得知辽宁省暂停教师事业编制办理,即使签约,也只能无限期地等待日后空余编制的分配。如此,这份工作也就在他眼里失去了原本的“含金量”。

  家境不富裕的张阔一直希望,大学毕业后能进到辽宁省一所好些的高中,当有编制的教师。暂时不能办理教师编制,给他和家人冲击不小,“没有编制,待遇会差很多”。

  为了张阔,东北师范大学相关部门曾多次帮忙与辽宁教育部门协调,但没有结果。事情僵持了3个月,而张阔的不少同学都已经签了“很不错的工作”。

  想着未来能有好发展,张阔和家人商量后决定违约,要赔付4年学费和资助费用的两倍,共84000元。

  5月末,张阔签约了北京新东方学校,担任高中政治教师。他安慰自己,“北京一定会比在大连机会多,发展得更好”。让他高兴的是,他发现同事整体素质比很多公立学校的教师还要好,“和高手切磋可以更快进步”。

  还让张阔满意的是,现在的工作薪水可观,“能早点帮家里补上为我偿还的违约金”。尽管没有事业编制,又赔了违约金,他已经很知足,不管怎么说,他找到了一份称心的工作。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泰国房产网 https://tha.hixing.com/

分享到: